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封闭管理后,陪考妈妈在白鹤洞街“穿行”的二十余天

大洋网讯 5月31天,荔湾区白鹤洞街全域实施封闭式管理,居民止步在家。在白鹤洞街道山顶社区培真路的培英大院,配送给居民的物资放在了距离居民楼一公里之外的鹤洞养老院门前。

在过去二十余天,一个瘦小的身影来回奔波,将一公里之外的物资拉回小区,分发给每一户居民,她就是陶灵,一位陪考妈妈,半年前租房搬进了大院里。

此前,别说复杂的道路和错乱的门牌号,陶灵连自己所住的出租屋门牌号都没完全记清楚,疫情防控期间,凭着“我是党员,很想为大家帮忙”的信念,她摸着路上门,骑着刚学会的电动车给居民送货。“真的是跑完最后一公里。”

最后一公里

去年10月,住在越秀区的陶灵搬进荔湾区陪女儿准备高考。原本,她计划今年高考结束就退房回家,租房时她连门牌号都没看清楚,更别说老小区里七拐八弯的道路了。幸运的是,疫情防控期间,和陶灵一起做志愿者的还有一名从小生活在大院里的小伙子,在他的指引之下,二十余天时间,陶灵跑遍了整个培真路所有的楼宇,摸清楚了每一个门牌号。“现在,谁家住了老人,谁家有糖尿病患者,我都一清二楚。”

第一天做志愿者,光靠腿脚,效率慢。陶灵想借自行车,最终借来了一辆电动车。被另外一名志愿者带着骑了一圈,刚上手的陶灵就跌跌撞撞地骑上电动车送货去了。每天早上6点多,陶灵就起床待命,物资一到,就穿好防护设备下楼送货。

菜、肉、鸡蛋……100多户居民的货物用蓝色塑料袋分别包起来,堆在一起。三个志愿者先将货物按照楼号分类,再放上电动车往小区里送。最初,陶灵带着物品来到楼下,只能扯着嗓子往楼上喊。老小区的楼高的有6层,喊上一天,嗓子嘶哑。后来,陶灵跟小区的居民借到了扩音器,这才稍微减轻了负担。

有一回遇上下雨,货物在晚上八九点来到。想到货物有肉类,在室外放一宿,肯定馊了,陶灵和其他两名志愿者打着伞就跑下楼去送货。还有一回,住在陶灵楼上的一位老人想买物资,但是又不会用手机。陶灵让老人写好物资清单,剩下的工作就交给她。

二十多天都奔波在外,陶灵为了不打扰正在准备高考的女儿,睡在了出租屋客厅的沙发上。每天一回到家,她先脱下全身的防护设备,放在阳台上晾着,然后冲到卫生间洗澡,之后再将衣服用消毒液兑水泡洗。

作为一名陪考家长,陶灵本来计划全心全意照顾即将参加高考的女儿,但她说:“同时我是一名党员,看到群众遇到各种困难,我很揪心,很想为大家帮忙。”

“记着我的电话号码,

有需要找我”

6月4日,陶灵加入了培英大院的居民微信群。她将备注改成了“名字+电话号码”,并发了一句“从今天开始,我可以为大家服务,有需要可以联系我”的话在群里,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“我在荔湾外面,我想回家,怎么办?”“我要回汕尾考试,怎么办?”“我的胰岛素快没了,怎么办?”“我的快递在外面放很久了,怎么办?”……咨询的、求助的,一个个“怎么办”让陶灵的电话几乎响个不停,她的号码也成了小区的临时求助热线。

有一回,陶灵接到一个电话,是小区里一位患有糖尿病的长者,她家里的胰岛素剩不多了,想要问怎么买药?虽为志愿者,但是陶灵也无法离开社区。她就帮助那位长者联系了街道的“三人小组”,问题解决了。她告诉老人家,“你记着我的电话号码,有需要你可以找我。”

还有一位高考生小陆,他的父母都在从化,小陆一个人在小区里租了房子备考。小区封闭之后,小陆的妈妈急得不得了,拨通了陶灵的电话宛如抓住了一根“救命稻草”。她让陶灵帮忙送了一些食物给小陆。陶灵按照小陆的物资需求,将鸡蛋、蔬菜和一些文具打包好转交给小陆。

之后的几天,陶灵又送了一些切好的肉和水过去。高考结束后,小陆的妈妈特意发微信感谢了陶灵。

前几天,小区的居民陆续凭证可以出门了。陶灵的电话偶尔也会响起,有咨询的,有求助的,也有想和陶灵分享自家包的咸蛋黄猪肉粽子的。

文/广州日报·新花城记者 何钻莹

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州天河本地信息 » 封闭管理后,陪考妈妈在白鹤洞街“穿行”的二十余天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广州信息 更新 更快 更全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