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“八一”探营|身怀绝技的话务女兵是怎样炼成的?

大洋网讯 连续22年荣立集体三等功,2021年被评为“全国三八红旗集体”,8人次被评为全军、空军优秀话务员,班员在各级比武竞赛中18次夺魁……

在南部战区空军某部一连一班,一代代话务女兵坚守三尺机台,叫响“全心向党、全时战斗、全速冲锋、全域通达”的战斗口号,精确转接、精准传令,用实际行动践行着“巾帼花木兰,红色传令兵”的铮铮誓言。

“机台虽小,号令千军万马;岗位平凡,事关战略全局。”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,广州日报·新花城记者走进南部战区空军某部一连一班,探寻这群身怀绝技的话务女兵是怎样炼成的。

苦练“四功”:至少半年以上专业训练才能出师

“青春不止诗和远方,还有耳机和键盘。”这是一连一班话务女兵刘丹写在朋友圈里的一句话。对这群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“95后”姑娘而言,机房就是战位,值班就是打仗,耳机、键盘就是钢枪。

“您好,11号,请问您要哪里?”“好的,请听好。”走进机房,接听来电的声音此起彼伏。“每一通来电,必须在3秒内接听,然后准确无误完成电话转接。”一连指导员刘潺荃说,一班话务女兵担负作战指挥中心和指挥员的电话保障任务,工作上容不得半点失误。

不了解话务专业的人可能会觉得,这些女兵只是接接电话、找找人,工作技术含量低、单调枯燥,却不知这其中的乾坤非常人所想。4000多个号码烂熟于心、一分钟内准确输入120个汉字和420个数字、3秒听音识人……在一班,话务女兵们将这些“绝技”作为最基础的出师标准。她们至少要经历长达半年的专业训练,熟练掌握“脑、耳、口、手”四功,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话务员走上值勤岗位。

机上一秒钟,机下百日功。为了练好“口功”,女兵们对着镜子反复纠正口型和表情,嘴里咬着筷子练微笑,跟着播音员学发音。“有的战友平翘舌音不太分,为了清晰报出‘组织处组织办’,单是这6个字就整整练了3个小时。”班长罗嘉晨说,“手功”要求话务员听到用户所表达的信息时能够快速地用五笔录入电脑中。为了达到“闻声记录、键指如飞、一字不落”,女兵们在每只手腕上绑上500克的沙袋负重练习手速。敲击键盘至少5万次,是她们每日的“打卡活动”。

面对数以千计并不时更新的电话号码和用户信息,女兵们开启“白+黑”模式,通过“形象记忆”“顺序记忆”“谐音记忆”“联想记忆”等诀窍,将枯燥、繁杂的号码和信息倒背如流。

“3秒听音识人”是话务女兵的必备技能之一。“只要用户拿起电话说一声‘喂’,我们就能立刻听出是谁,甚至还能听出对方心情好坏。”罗嘉晨说,练“耳功”的过程中,除了利用会议等机会总结归纳用户语音特点、熟悉70多种方言“语音题库”外,女兵们还会拿着录音笔找不同的人录同一句话,“一般10人为一组,这样可以提高对不同音色的敏感度。”

超高标准:每晚夜训考核,非满分即不及格

下士郑静永远记得令她感到震惊的一幕:下班后,凌晨4时许的训练教室里坐着4位披着绿毛毯背号码的带教师傅。在一班,出师并不意味着放松,这里每天都有夜训和考核。非上岗值勤的日子里,女兵们每天的训练时间长达近10小时。

一班每晚号码考核的方法看似简单:班长随机念出任意一支部队番号或人员名字,考核者需写出对应的电话号码。然而,考核的要求、标准极具挑战——每次考核100组号码,连续不间断。班长语速极快,重复3次也不过两三秒,被考者需同步完成听、想、写这一连串动作,有一处错误即需再背、重考,直至考核合格。

面对“非满分即不及格”的超高训练标准,女兵们形容自己日复一日都在“升级打怪”的路上,而这背后透出的是她们永不放弃、绝不服输的韧劲。

“整天整夜地背号码,我背了十天,却在号码测试时依然来不及下笔,稍微反应慢一秒,基本就与睡觉无缘了。”从二班选拔到一班的话务女兵李凯珊说,“最艰难的,不是成绩没提高,而是第一遍、第二遍就能考到100分的战友们凌晨两点仍陪在我身边,哪怕第二天要上早班,她们也毫无怨言,让我更加觉得愧疚和崩溃。不过,这也是让我感动、让我有力量坚持下去的原因。在一班,我曾以为的满分努力不值一提,这里有的是百分之两百的努力。”

去年刚进入一班的女兵张玉玺对此深有同感。一向记忆力精准的她也曾遭遇“滑铁卢”。“连续考了8次,都已经凌晨1点多了,每次都是99分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”张玉玺说,“那天师姐上了全天班,很疲惫,但还是一直陪着我。突然,师姐把脸埋进成绩登记本,肩膀不停颤抖,哭得很小声也很克制。”

看着落泪的师姐,张玉玺既内疚又心疼,调整好心态,继续背记,终于在第9遍考核时顺利过关。“从那天起,每次训练上遇到困难,我都会想起那晚一遍又一遍的99分,想起师姐恨铁不成钢的眼泪,我就充满了力量和勇气。”张玉玺说,“其实没有什么秘诀,一班的每个人都是这样,几乎没有谁能逃避崩溃,大家都是一次次跌倒再一次次爬起,在磨砺中慢慢成长。”

接力奋斗: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

60多年来,尽管话务女兵的工作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装备从“插拔式”变成了“智能式”,机台从“单座席”发展为“多座席”,但话务精神、优良传统代代相传。

“做对党忠诚的‘传令兵’,是一班话务女兵历久弥坚的政治本色和生命底色。”刘潺荃说,“一路走来,无论任务如何拓展、官兵如何变化、装备如何换代,绝对忠诚可靠已植根于一班每一名话务女兵的血脉灵魂。”

20世纪60年代初,当时的话务员们白天在机房上班,晚上到洞库值勤,战备值班两班倒,任务紧急时她们就直接睡在机房阴冷潮湿的木板上,即使患上风湿也毫无怨言。“只要是党交给我们的工作,无论多苦多难都要认真做好。”老话务员白春爱的这句话深深烙在年轻话务女兵的脑海里,激励着她们奋勇前行。

一次,部队举行重大演练,一班全体人员高频率轮值、满负荷运转,状态高度紧张。连续十几天,24小时一等保障,女兵们长时间坚守在机台前,经常来不及喝一口水,双脚经常因缺少活动,肿得连工作鞋都脱不下来。

“持续的神经紧绷,让大家很疲惫,常常一躺下就能睡着。即便那样疲惫,听到一丁点儿声响,战友们都会本能地弹起身来,做好冲锋的准备。”领班员李洁如说,那种警惕、警觉,就像本能一样。每个人都很清楚,保障好每一次演练任务,就是在为强军做贡献,就是奋斗在军队建设的第一线。

这段经历让女兵们亲身感受到战位的特殊战备压力,更意识到提升个人业务能力的迫切需要,“只有拥有一流过硬的本领,才能在强军伟业中发挥更大作用”。

在一班,有一本被标记得花花绿绿的《老兵笔记》:如何与首长机关做好沟通、如何和友邻台站做好交流、如何处置机房突发情况……要点、难点、易错点,处处有提醒,环环有经验。这份珍贵的笔记来自曾经在一班工作的一位老班长,它不仅是女兵业务学习的宝贵财富,也成为新老话务员隔空对话的纽带。

为了把电话转接得更好,女兵们每天都会一起分享“接转最好的一件电话”“处置最难的一件电话”,通过现场提问、情景扩展,让大家在学习接转经验的同时也学会更灵活的接转方法。这些经验也被不断写进《老兵笔记》。至今,这份珍贵的笔记还在流传。

近年来,随着军事斗争准备更加深入,日常话务量不断加大,许多电话要得越来越紧急、越来越重要。面对日均近千件的电话转接任务,每一次键盘的精准敲击,每一位用户声音的清晰辨别,都关乎着指令的传达。“我们能做的,只有快一点、再快一点,认真一点、再认真一点。”李洁如说,“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就是不平凡!这就是我们班每个人都在努力做着的事——追求极致、做到不凡,为守卫祖国南部空天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文/广州日报·新花城记者:张丹羊 通讯员:陈锦海、郑雨诺

图/广州日报·新花城记者:邱伟荣 通讯员:陆芳艳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州天河本地信息 » “八一”探营|身怀绝技的话务女兵是怎样炼成的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广州信息 更新 更快 更全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