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广州幸福“物”语|一卡刷全国 一城通天下

学党史·悟思想·办实事·开新局

广州幸福物语10

“嘀”……伴随一声清脆响声,在广州的地铁、公交、轮渡水巴等公共交通工具上,亮出羊城通卡或乘车二维码,通通一刷即过。而每一天,这些公共交通出行平均交易量是1800万笔。

这张小小的羊城通卡或乘车二维码,就是本期要讲述的幸福“物”语。它时刻陪伴着广州街坊出行的同时,也折射出广州这座综合交通枢纽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——553.2公里轨道交通运营里程,超1200条的公交营运线路,超2万辆的巡游出租车……

事实上,作为全国三大综合枢纽之一,凭借覆盖航空、铁路、港口航运、公路运输等多种运输方式的综合运输体系,广州正加快建设国际综合交通枢纽,着力打造一个畅通全市、贯通全省、联通全国、融通全球的现代化交通网络。

·一个物件·

羊城通卡(码)

一张小小的羊城通卡片,或手机上一方乘车二维码,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“必需品”了。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6月,羊城通系统累计发卡(码)量超过1.21亿张,在线实名用户超过3900万人。

诞生近20年来,羊城通从普通卡到异形卡、从空发卡到“吸”卡、从实体卡到二维码……羊城通的变迁,既经历了功能和技术的不断探索创新,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广州公共交通飞速发展历程。

时间回到2001年12月,广州首次发行3000张羊城通卡,卡上的五羊石像图案日后成为经典形象,背面右下角公共汽车、地铁、轮渡、出租车的小图标标志着这些交通工具均可以“一卡通行”。在当时,羊城通卡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广州人的出行方式,此前广东省范围内尚未有交通卡,全国范围内也只有少数城市发行,市民乘坐公交只能提前备好现金。

如今,羊城通“家族”规模越来越大的同时,也不断走出广州广东走向全国——

2010年,全省公交一卡通项目“岭南通”正式启动,首批五个城市广州、佛山、肇庆、江门、汕尾实现了公共交通卡互通应用;2011年,岭南通·羊城通卡发行,至此广东省公交一卡通互联互通全面实施;2018年,“全国一卡通 羊城通卡”上线,可在广东省内21个地市和全国200多个城市的公共交通中应用。在使用上,羊城通的应用范围全面覆盖广州市内所有公共交通应用,包括公共汽(电)车、地铁、BRT快速公交、有轨电车、轮渡水巴以及广清城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适应数字化、移动化趋势,2017年8月,羊城通乘车二维码诞生,街坊不拿实体卡,也可以乘坐公交车。

程生(受访者供图)

·一位人物·

屡屡“首吃螃蟹的人”:从空发卡到“吸”卡再到扫码乘车

羊城通卡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尝试。

广州羊城通有限公司技术人员程生(化名)告诉记者,羊城通卡出现之前,广东省范围内尚未有交通卡,乘坐公交只能使用现金,公交车公司要清点投币箱的票款,人力物力投入较大。为解决市民坐公交要找零钱及投币的问题,1999年,广州市路桥电子收费营运有限公司成立(2003年改名为广州羊城通有限公司),2001年12月,首发羊城通卡3000张;2003年7月,羊城通系统全面正式投入运营。“羊城通卡发行之后,为公交行业带来较大的变化。”程生回忆道。

羊城通卡的出现解决了一个行业难题,此后它的每一次升级换代也不断地顺应着时代发展的需求。

令程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空发卡产品的研发。什么是空发卡?据介绍,空发卡是基于安卓手机自身NFC功能,通过手机客户端发行NFC虚拟羊城通卡,用户无需购实体卡就可直接使用。简单来说是将羊城通、岭南通卡空发到指定手机中的安全芯片上,拿手机“嘀”一下就可以完成刷卡。

“随着移动应用的普及,我们发现市民对手机的需求变大,于是开发了一些小程序和应用,在手机移动端就可以充值羊城通卡,后来就想到能不能直接用手机来刷羊城通。”程生解释道。这在国内当时还没有先例可以借鉴,研发团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,自己“搞研发”。

“研发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,普通卡过闸只需要一两百毫秒,而空发卡的终端感应速度较慢。后来一次次改造流程、不停调试,还专门找到手机厂商调整了参数,空发时间终于从一两分钟压缩到20秒。”程生告诉记者。

“当时线上卡的活跃度很高,据统计差不多有8成。”程生说。如果空发卡是直接线上发卡,那可否让普通的羊城通实体卡直接转变为虚拟卡?为此,研发团队开始研发“吸”卡项目。顾名思义,“吸”卡就是将羊城通卡贴近手机后,手机能“秒变”羊城通卡,并将原卡余额和当前乘车次数信息“吸”到新卡上。看似简单的操作,背后却需要复杂且精准的流程来实现。

又是一个没有先例的难题,研发团队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尝试:“整个流程比较长,全都要靠自己摸索。当时通宵加班是常有的事,一个环节如果有问题没有及时解决掉,会直接影响第二天进度。”程生告诉记者,有一次“吸”卡的一个测试版已经到了内部测试流程,突然发现“吸”卡后手机无法刷卡。随后开始一步一步将测试版本倒退回去找原因,十几个小时过去了,直到凌晨三四点终于找到了问题。

接下来,羊城通卡又开始试水二维码乘车。如今二维码技术日益成熟,羊城通二维码应用也越来越便捷,和实体卡一样,可以实现一码通行广州。就在今年1月,羊城通乘车码升级版正式上线试运行,推出“广州公共交通”乘车二维码,在市内公交和地铁实现“一城一码”通行。但回到2017年,在当时推出二维码乘车绝对算得上“首吃螃蟹的人”。但程生只是淡淡地说,“当时二维码乘车还属于新生事物,我们也是探探路。”

记者了解到,目前羊城通已在南沙区内部测试公交“刷脸”支付。“未来乘公交,也许既不用拿卡也不用出示二维码了。” 程生说。

嘉禾街开通3条红色主题便民车线路,图为开通仪式现场。(资料图)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鹤涛 摄

·一项成就·

海陆空铁全覆盖 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不停步

小小羊城通,为市民提供便捷的交通支付服务的同时,也成了广州公共交通的飞速发展的缩影。

553.2公里轨道交通运营里程,超1200条的公交营运线路,超2万辆的巡游出租车……如果说这一串串数据展现了广州通达便利的公共交通网络,那么从地铁口到住宅区开通的一条条便民车线路、点对点的定制公交线路,在便利市民出行的同时,也真切彰显了这座城市公共交通为民服务的温度。

事实上,作为全国三大综合枢纽之一,广州已形成了覆盖航空、铁路、港口航运、公路运输等多种运输方式的综合运输体系。

内通外联,连点成线,织线成网。广州抓紧落实战略性通道建设,高快速路通车里程超1120公里,已与周边城市共形成56个衔接通道,“三环十九射”的路网为城市发展加速。

在广州,有一座全国“最繁忙”的车站——广州南站。2020年广州南站安全输送旅客1.17亿人次,用“川流不息”来形容这里再贴切不过了。目前,广州作为高铁、城际、普铁并存的综合交通枢纽,从广州乘坐动车组可直达19个省市自治区,乘坐普速客车可直达全国除台湾以外的各省省会城市(直辖市)。

联通全国的广州,从未停下走向世界的脚步。

在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中,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南沙港一北一南发挥接口作用。其中,白云机场2019年拥有航线超过400条,航班通达全球47个国家和地区、232个通航城市;2020年旅客吞吐量达4376.8万人次,位居全球机场首位。去年下半年,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三期扩建工程正式开工,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。

位于广州南部的南沙港区2020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716.5万标箱,位列全球单一港区前列,占整个广州港集装箱装卸总量的73%,2021年一季度南沙港区净增10条外贸班轮航线,截至3月底,外贸航线总数达130条,成为联通非洲、地中海和亚洲地区的重要枢纽港。

展望未来,“十四五”时期广州将继续加快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,高标准建成畅通全市、贯通全省、联通全国、融通全球的现代化交通网络,完善现代流通体系,推进数字港与空港、海港、铁路港联动赋能,增强全球高端资源要素集聚辐射能力,基本建成全球重要交通枢纽和国际物流中心。

策划:杨清蒲、周成华、林明 执行:赵东方、余靖、汤新颖

统筹:张毓、王晨阳、夏强

文: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梦谦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州天河本地信息 » 广州幸福“物”语|一卡刷全国 一城通天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广州信息 更新 更快 更全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